《我们的歌》肖战来袭, 周深的第一名还能拿几期?

《我们的歌》肖战来袭, 周深的第一名还能拿几期?

看完A组这一期的比赛就能预见后面的比赛结果,毫无争议性。

如此一来,B组即将出场的肖战、那英、阿云嘎则成了观众们的期待。

把独唱“金曲”打造成合唱“金曲”,不是画蛇添足?《歌手2019》已经改变了原有的选歌模式,不再让竞演歌手局限于对经典歌曲的改编,唱自己的原创作品甚至首发原创歌曲成了新的选择;今年夏天大热的《我是唱作人》也在主打“原创”;打着“不改编才是高级改编”旗号的李荣浩在《中国好声音2019》中打造出了冠军战队和冠军学员。

这都充分说明当下的歌迷已经不再沉浸于“改编”之风中。

于正肖战朱一龙于正评肖战朱一龙 图-1

而《我们的歌》却以“通过两代艺人的合作,一同联手创作改编金曲,重塑华语乐坛金曲”为理念,旨在打造“我们的歌,唱出青春样”的slogan。

这种想要把独唱“金曲”打造成合唱“金曲”的奇怪想法真的很奇怪。

不是每首老歌都能像节目宣传的那样成为下一首《千里之外》,何况《千里之外》是周杰伦专门为费玉清原创打造的合唱歌曲。

于正肖战朱一龙于正评肖战朱一龙 图-2

节目有创新,是赢得好口碑的关键。

A组出场的四组歌手周深和李克勤、王琳凯和罗琦、许魏洲和费玉清、刘宇宁和任贤齐,在组队的过程中,许魏洲第一个出场,在他听出一墙之隔的前辈是费玉清时,没理由不选择;第三个出场的周深,唱功了得、音乐宽广,不论和哪一个前辈组合都是百搭;由于第二个出场的王琳凯没有选择任贤齐,导致第四个出场的刘宇宁和罗琦也没能成功配对。

肖战朱一龙白宇于正评肖战朱一龙 图-3

王琳凯拒绝任贤齐是这档节目的创新,也是一个音乐人应该有的态度。

或许有的观众会质疑王琳凯这种行事风格不礼貌、不谦逊,但如果两个人的风格真的不搭,他们做出了的音乐会好听吗?虽然王琳凯和罗琦组合,刘宇宁搭配任贤齐有“强制性”的意思,但他们的结合已经是A组的4组歌手中最理想的组合了。

于正肖战朱一龙于正评肖战朱一龙 图-4

另一个创新的地方是,节目组挑选的现场观众涵盖了60后、70后、80后、90后、00后等5类人群,最大化的避免了某位歌手在某一群体中太受欢迎而影响投票结果的公平性。

这也是为什么4位“新生歌手”中粉丝数最少的周深,却能凭借好听的歌声夺得第一名的原因。

肖战朱一龙白宇于正评肖战朱一龙 图-5

最理想的组合不一定能唱出最好听的歌。

《我们的歌》之所以要“唱出青春样”,主打的收视群体依旧是年轻观众。

请来费玉清、李克勤、任贤齐、罗琦等4位“榜样歌手”无非是给周深、刘宇宁、王琳凯、许魏洲等4位“新声歌手”做绿叶,但“绿叶”当得称职不称职还要看“红花”开得够不够鲜艳。

肖战朱一龙白宇于正评肖战朱一龙 图-6

周深从《中国好声音》比赛出身,虽然没有取得好的名次,却一战成名。

任贤齐在节目中夸赞他拥有和张雨生、吴青峰一样难得的音色,许魏洲更是称他是“天使吻过的嗓音”。

“好嗓音+好唱功”已经成了周深的代名词,也让他成了A组4位“新声歌手”中最靓丽的“鲜花”。

肖战朱一龙白宇于正评肖战朱一龙 图-7

刘宇宁和任贤齐在首轮比赛中排名倒数第一,不是因为他们唱得不好听,而是情感输出的不够。

非要给口水歌《心太软》上价值,又把《后来》改得面目全非,让这两首金曲成为了不伦不类的表演曲目。

于正肖战朱一龙于正评肖战朱一龙 图-8

许魏洲是来上综艺不是来比赛的。

从《一剪梅》《爱是一个圆》两首歌的表现看,他的综艺效果好要远好于他的歌唱。

参加一档节目,没有取得好名次,却赚得了一个师父,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费玉清和许魏洲成为师徒,可谓是一举三得:1.许魏洲在音乐的道路上有了引路人;2.节目组多了一个热搜#许魏洲成费玉清关门弟子#;3.即将“封麦”的费玉清为今后重返舞台留了一扇窗。

肖战朱一龙白宇于正评肖战朱一龙 图-9

王琳凯和罗琦的合作有惊喜但仍需要磨合。

把说唱和摇滚结合,是他们对音乐的态度,《回来》很炸,但《别叫我达芬奇》并不完美,原因就在于罗琦还没能真正跟上王琳凯的节奏。

能够把自己在2019年的原创歌曲搬上舞台,对于王琳凯来说已是胜利。

第二名的成绩对“王炸”组合来说既是鼓励也是鞭策,相信磨合越来越好的他们,会在后面的比赛中取得不俗的成绩。

于正肖战朱一龙于正评肖战朱一龙 图-10

肖战来了,他离第一名还有多远?综艺节目终极目的仍是追求高收视率,所以B组请来的几位歌手都是高收视、大流量的保证。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